当前位置:主页 >> 房产土地

而600240

2020-02-24 来源:

而(600240.SH)披露收购的陕西一处金矿和铜金矿探矿权的交易,却被业内人士质疑其涉嫌炒矿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以5400万元获得26.7亿元矿产资源探矿权的华业地产,在本次交易中,种种蹊跷之处“无法解释”。不过华业地产证券部一位杜姓工作人员坚称:收购中不存在内幕交易和关联交易的情况。

蹊跷的涉矿交易

9月7日,华业地产披露,该公司拟出资5400万元收购深圳市隆兴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隆兴投资)所持陕西盛安矿业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盛安矿业)的90%股权。该举动,被华业地产称为“多元化发展做出的选择”。然而,其收购中的种种蹊跷却耐人寻味。

华业地产公告称,此次收购的陕西盛安矿业拥有2个探矿权,分别为陕西省宁强县金硐子沟一带铜金矿和陕西省宁强县鸡头山—小燕子沟一带金矿。 根据核工业208大队出具的《陕西省宁强县鸡头山—小燕子沟矿区金矿详查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详查报告》)显示,鸡头山—小燕子沟金矿床总利润可达26.7亿元。

尽管探矿权还不是最终的采矿权,但按照相关规定,探矿者有优先获得采矿权的权利。 华业地产对于获得采矿权也似乎信心十足。华业地产称,在完成对盛安矿业的收购后,预计在2012年6月底前办理完成金矿的采矿权。2012年8月完成选厂等矿山建设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从5月初设立子公司华业矿业公司投身矿产行业,到拥有盛安矿业90%的股权,华业地产仅用了4个月的时间。

据华业地产公告,盛安矿业法人代表为范毅章。公开资料显示,深圳华业物业有限公司华裕花园管理处联系人也叫“范毅章”。

华业物业与华业地产的母公司同为华业发展(深圳)有限公司。而华业发展为华业地产第一大股东,持有其2 .25%的股份。

有人质疑两个“范毅章”为同一个人,但华业地产证券部一位杜姓人士称,关于这两个“范毅章”是同一人的说法,只是媒体的一些猜测。但记者通过其他渠道获悉,华业地产某负责人曾表示,上述两个“范毅章”确为同一个人。华业地产证券部为何对此信息予以否认?

业内人士指出,本次交易中的隆兴投资也疑点颇多。工商部门的登记信息显示,深圳市隆兴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1月19日,注册资本为10万元,法人代表为罗锡麟,属于自然人独资企业,罗锡麟也是该公司的唯一出资人和股东。

就是这样一家成立后仅8个月的小公司,在华业地产收购之前一举吞下了盛安矿业90%的股权。

据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,截至2011年8月底,盛安矿业总资产为4.29亿元,总负债 .9亿元,净资产 901万元。华业地产证券部员工称,隆兴投资是以其净资产 901万元的价格收购盛安矿业的。其注册资本小、成立时间短并不意味着不能获得股权。

有媒体记者实地调查发现,隆兴投资的办公地址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彩田路彩虹新都彩荟阁12A,其开发商正是华业地产。

鉴于种种蹊跷之处,有投资者认为,华业地产或存关联交易未予披露。但上述华业地产证券部人士对此也予以了否认。

炒矿嫌疑

8月 1日,大股东华业发展将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权质押给中信。几天之后的9月 日,华业地产发布了重大事项停牌公告。9月7日,华业地产获得探矿权的公告出炉。

就在公告“涉矿”成功的当天,华业地产同时宣布拟向大股东华业发展借款4亿元,借款期限12个月,借款年利率12.5%。

华业地产证券部人士表示,华业发展是以之前抵押的股权获得4亿元资金的,然后再将这4亿元资金转借给华业地产,其主要目的就是帮助华业地产完成矿产的收购。

本次收购中的范毅章既是华业发展的员工,又在收购公告公布之前已经成为盛安矿业法人;而隆兴投资也与华业地产似乎有着某种联系,这都让人猜疑本次交易有关联交易之嫌。而对此,华业地产却并未披露相关详细信息。

西部证券分析师韩实表示,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,在华业地产及其大股东,和隆兴投资与盛安矿业之间存在着某种关联交易的可能。华业地产通过隆兴投资去获得盛安矿业的股权,或是为了避免与大股东之间的关联交易。

记者调查发现,盛安矿业属于下挂在核工业208大队之下的矿山企业,而关于鸡头山—小燕子沟矿区金矿的详查报告正是由核工业208大队所编写。

陕西省一不愿具名的矿业资深人士向记者指出:华业地产的收购动作疑似“炒矿”行为,即通过相关勘查报告,抬高矿产资源价值,从而再以更高的价格转手卖掉。

上述矿业资深人士还说,要在一年内由探矿阶段进入到实质性生产是有一定难度的。

杭州十佳牛皮癣医院
安庆癫痫病医院
术后ED每日治疗吃什么
友情链接
太原房产网